当前位置:首页 > 少年医仙章节目录 > 第37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第37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赵侃吓了一跳。

    秦朗却镇定地说:“没事,自己人。”

    上车之后,秦朗才向韩三强说:“阿强,这是我兄弟赵侃。”

    “兄弟,你好。”韩三强一边开车,一边招呼了一声。

    “你……你是强哥?”赵侃认出了韩三强,听见韩三强叫他“兄弟”,着实有些激动,但他很快意识到韩三强只是给秦朗面子,这是人家客气呢,于是连忙说,“强哥,你就叫我赵侃吧。”

    “那我就叫你一声赵兄弟吧。”韩三强说了一声,才向秦朗说,“秦哥,你总算是出来了!桑昆那些王八蛋,居然买通了看守所的狱jǐng,出手对付你——不过,我听说陈钢都被你打趴下了?那家伙,仗着打了几年黑拳,一向目中无人呢!”

    “秦朗,你还会功夫?我擦!真是太酷了!”赵侃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这个不是重点吧。”秦朗向韩三强说,“我出来的事情,很多人还不知道。不过,桑昆和安德盛消息灵通,用不了多久他们肯定就会知道。阿强,你把手下能干的兄弟召集起来。”

    “怎么秦哥,你要跟桑昆干了?我就等你这话呢。桑昆这个王八蛋,这两天可嚣张了!”韩三强恨声说道,好像已经迫不及待了。

    “你先召集人手。”秦朗说,“很快有事情给他们做,但并非火并。”

    韩三强一听,不禁有些失望,但秦朗交代的事情,他倒是放在心上。韩三强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如果秦朗真的倒下了,桑昆等人肯定也不会放过他的。

    “秦朗,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赵侃向秦朗说。

    “你已经帮了我大忙。”秦朗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在学校里面,可有关于我的传闻?”

    “废话,肯定有了!”赵侃说,“简直是满校风雨!就在周玲玲出事的时候,已经有人在传言——传言说你是周玲玲的地下男友,还说你喜新厌旧,喜欢***,结果让周玲玲染上了……xìng.病,然后你又抛弃了她,所以她才会自杀的。”

    “我擦!谁他.妈这么会编造啊!”秦朗骂了一声,然后向赵侃说,“你帮我去查一查,究竟是谁搞出来的这些传闻。”

    “交给我,没问题!”赵侃的专长就是八卦和收集小道消息,他应该有办法知道这些传言的来源。

    秦朗让韩三强将赵侃送回了学校,然后给陶若香打了一个电话。

    接到秦朗电话的时候,陶若香正在办公室,她第一反应是莫非秦朗这小子越狱了,但是很快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觉得秦朗如果真的越狱,也不大可能继续用原来的手机号码。她按下了接听键,听到秦朗的声音,她的心情很复杂,她本该对秦朗恨之入骨,但不知道为何,内心却又有几丝担忧。

    “我竟然会为一个畜生而担忧?”陶若香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说吧,你打电话给我干嘛?如果你已经越狱的话,我劝你早点回去自首!”陶若香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冷漠无情。

    “我暂时被保外就医。”秦朗平静地说,“如果陶老师有时间的话,我想约你见个面,就在校外的‘良木缘’咖啡店,这里人多,你不用担心我对你不利。”

    “我想,没这个必要吧。”陶若香语气依然冰冷,她似乎见都不想见秦朗了。

    “有必要!”秦朗的语气不容置疑,“现在我是嫌疑犯,还不是罪犯,所以学校还没有权利开除我,你也还是我的老师,作为学生向你求助、反应情况,你不会拒之门外吧。”

    秦朗的理由合情合理,陶若香想了想,终于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秦朗坐在良木缘咖啡店的角落中,这里是七中的校外一条街,到处都是学生,所以秦朗不太可能引起太多注意,更何况认识他的人本来不多。

    陶若香冷冰冰地坐在秦朗对面,看也没有看秦朗为她点的咖啡,平静地说:“说吧,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如果你愿意坦白或者检举别的同伙、犯罪分子,我会向jǐng方申请减轻你的罪行。”

    秦朗没有立即回答,因为他发现陶若香一夜之间竟然憔悴了不少,这让他意识到在陶若香的心头,也许还是有几分在意他的。

    秦朗刚受伤的心,又开始蠢蠢yù动了,不过他知道不能表现出来,因为现在的他,在陶若香的眼中仍然只是一只“畜生”。秦朗平静地说:“谢谢陶老师的忠告,但我是无罪的。”

    “无罪的?”陶若香冷哼了一声,“别以为你找了关系保外就医就行了,一旦你的罪行坐实了,你这可是杀人的重罪,至少都是无期徒刑!”

    “陶老师,我知道你熟悉法律知识。不过,我请你出来,并不是寻求法律咨询,也不是坦白从宽,而是希望你可以帮我洗脱罪嫌疑。”秦朗诚恳地说。

    “做梦!”陶若香冷冷道,语气很是坚决。

    “陶老师,你先别这么激动。等我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实之后,你也许会改变主意。”秦朗压低了声音,“周玲玲,她还活着!”

    “什么!”陶若香惊得站了起来,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镇定下来,双目紧紧盯着秦朗,似乎要看穿秦朗的内心想法,“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秦朗坦然地面对陶若香的目光。

    “你最好不要骗我!”陶若香轻哼了一声,语气透着威胁的意味,“你要知道,周玲玲的父母已经在准备她的后事了。”

    “她的父母都还不知道这事。”秦朗诚恳地说,“更何况,你可是心理咨询师,我唬得了你么?”

    “之前你就唬住了我。”陶若香说,“让我以为你是一个本xìng善良的顽劣学生。可惜,谁知道这才几天,你的罪恶嘴脸就暴露出来了。”

    “如果我并不是坏人呢?”

    “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陶若香说,“除非我马上见到她!”

    “我也是这么想。”秦朗微微一笑,因为他知道情况已经开始好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