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年医仙章节目录 > 第27章 连你也怀疑我

第27章 连你也怀疑我

    “你怎么说粗话?”中年jǐng察也没想到如此端庄的一个女士竟然冲着他爆粗口。

    “我相信我儿子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秦朗的母亲薛颖莲冷冷地盯着中年jǐng察,“更何况,我儿子现在只是嫌疑人,不是罪犯,你休想往他身上泼脏水!如果我发现你有虐待我孩子的行为,我一定会找律师起诉你的!我不惜任何代价!”

    此时的薛颖莲,简直就是一头护犊子的母狮!

    “难怪……有你这样的家长,当然也就有怎样地子女了。十五分钟时间!”中年jǐng察黑着脸走了出去。

    “老妈,谢谢你相信我。”秦朗笑了笑。

    “傻儿子,你居然还笑得出来。”薛颖莲一脸苦笑,“你知道自己有麻烦了么?”

    “儿子,老爸也相信你没干坏事情。不过,这件事情究竟怎么一回事?”秦朗的父亲秦楠问道。

    秦楠是西川联大的生物实验室的实验员,薛颖莲则是一个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员,两人平常的工作都挺忙,但却并未放松对儿子的教育,而且他们并未给秦朗太大的压力,不像别的父母那样望子成龙,他们对秦朗的期望就是一个健康的身体,一个乐观积极地心态。

    得知儿子被jǐng察带走,秦楠和薛颖莲两夫妻自然心急如焚,借了一辆车,火速从上百公里外的安蓉市市赶了回来。

    “老爸,老妈,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秦朗将事情的起因经过跟他们两人说了一遍,然后反过来安慰他们,“你们放心吧,我没做什么坏事,行的正坐得直,不会有事的!”

    “这是当然!”秦楠点头说,“儿子你放心,既然你没干坏事情,谁也不能诬陷你!就算是咋们家倾家荡产,老爸和老妈也会打官司到底!”

    “放心吧,兴许没那么严重。”秦朗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他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尤其是周玲玲和纯美湾会所扯上了关系,这就更加不简单了。

    “时间到了!”秦朗刚跟父母说了一阵话,中年jǐng察黑着脸打开了门,请秦楠和薛颖莲两人离开。

    “儿子!别怕!”薛颖莲不舍地跟秦朗告别,在转身的刹那,眼泪已经滚落而下,为了不让秦朗看见,她快步走出了审讯室。

    “可怜天下父母心呐!”中年jǐng察感叹了一声,再次关上了审讯室的门。

    门刚关上,中年jǐng察就看见一个穿着西装套裙、体态丰饶、风情万千地美女走了过来,微笑着递上了她的证件:“我是秦朗同学的生物老师兼学校的心理辅导教师,我需要了解他的心理状态是否正常。”

    ※※※

    秦朗没有想到自己第二次和陶若香老师独处会是在派出所的审讯室中。

    “陶姨,谢谢你来看我。”秦朗仍然在微笑,“你什么时候成了心理辅导教师?”

    在陶若香面前,他觉得自己很放松,哪怕是在现在的状况下。

    “不用谢。我本来就有心理辅导师的证件。”陶若香淡淡一笑,掏出一个证件在秦朗面前晃了晃,“在派出所门口,我碰到了你的父母,他们很关心你。”

    “天下父母,哪有不关心自己的儿女。”秦朗隔着桌子望着陶若香,“陶老师,我想请问你一句——你觉得我是坏蛋么?”

    “秦朗同学,我是代表学校方面来了解情况的。”

    陶若香并未直接回答秦朗的问题,她从手包里面取出了一只录音笔,然后按下了录音键,“秦朗同学,我们抓紧时间吧。作为学校方代表,我向你保证,一定客观公正地对待你今天做的事情。”

    “谢谢陶老师。”秦朗稍微想了想,才开始叙述事情的经过,“下午,我被物理老师请出教室之后,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就看到有人坠楼,跑过去之后,我才知道是周玲玲……”

    “你怎么知道自杀的人是周玲玲?”陶若香忽地问了一句。

    “呃……刚才jǐng察叔叔审问我的时候提到过。”秦朗总不能说他和赵侃去了纯美湾会所吧,如果那样的话,就成了“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都是屎”,根本说不清楚了。

    当秦朗叙述完事情经过之后,陶若香又问:“有人看见你向周玲玲嘴巴里面放入了不明东西,请问有这件事情么?”

    秦朗点了点头:“那是老中医师父赠送给我的中药药丸,对治疗硬伤非常管用。”

    秦朗将老毒物称之为“老中医”,还真是抬举他了。

    “中药药丸,叫什么名字?”陶若香继续追问,看来她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

    “百草大还丹。”秦朗反应挺快,将“百毒大还丹”的名字改成了“百草大还丹”,虽然一字之差,但是听起来感觉就不一样了。

    “你确信?”陶若香平静地说,“秦朗同学,我再次提醒你,这一次录音极可能会用作证据的,因为你是未成年人,学校是出于对你的爱护,才会让我来了解情况的。当然,作为你的老师,我也很关心你现在的情况。”

    “谢谢老师提醒。”秦朗很诚恳地说,“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等周玲玲醒过来的时候去问她,不是一切都真相大白了么?”

    “问题是,周玲玲还在抢救之中,无法确信她是否能够苏醒。”

    “不可能!”秦朗有些激动地说,“她上救护车的时候,情况已经稳定了!”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了解你为何要给她服用所谓的中药药丸。”

    “陶老师,你不相信我?”秦朗感觉自己有些受伤,他不介意别人误会、曲解自己,但他实在不想陶若香也认为自己是一个罪犯。

    陶若香关掉了录音笔,轻声叹息:“从我个人的角度而言,我相信你不是罪犯。”

    “那就行了!”秦朗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

    “关键是老师相信你也没用。”陶若香接着说,“目前所有迹象表明你跟周玲玲出事脱不了关系,首先,你是第一个出现在事故现场的人;另外,你给周玲玲吃了什么东西,只有你自己清楚。不过,医院已经对她的唾液和血液样本进行分析了,结果出来之后,就知道你是否在撒谎。”

    “陶老师,我真没干坏事!”

    秦朗继续解释,“你想想看,如果我真是想要她死,大可见死不救,当一个冷漠的旁观者,何必还要冒险去接近她。而且,如果不是被物理老师赶出教室,我也不可能看到这一次事故。”

    “你的分析很有道理。”

    陶若香微微点头,但随即语气一转,“但从犯罪心理学角度来看,聪明地罪犯往往在事后都很冷静,并且极善于为自己开脱,尤其是——当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类事情的时候!”

    秦朗感觉陶若香语气有些不对劲,疑惑地看着陶若香:“陶老师,你这话什么意思?”

    “别误会,我只是在推测案情。”陶若香说,“你知道赵靓和常雪敏的事情吧?”

    赵靓、常雪敏?

    秦朗茫然地摇了摇头,“这两个是谁啊?”

    “她们已经休学了,曾经都是七中的好学生,人也漂亮。”陶若香轻叹了一声,“只是,被人引诱,误入歧途了。”

    “这是什么状况?”秦朗疑惑地看着陶若香,“陶老师,难道你觉得这两人跟我也有关系?陶老师,陶姨,我发誓我跟她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可以证明——”

    “你要怎么证明?”陶若香诧异地看着秦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