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年医仙章节目录 > 第22章 相约纯美湾

第22章 相约纯美湾

readx();    “秦哥,你就打算这么放了蛮牛?”从医院出来,韩三强忍不住问道。
  
      “你觉得可能么?”秦朗反问一句。
  
      “不可能。”韩三强想了想,大笑了起来,今天晚上对于韩三强来说,也算是大起大落了。当他被蛮牛用枪指着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真的完了,谁想到秦朗这么厉害,竟然反过来将蛮牛收拾得服服帖帖的,这份手段简直不一般,现在韩三强对秦朗真的是彻底口服心服了。
  
      并且韩三强可以预见,有秦朗做他的幕后老板,以后他的势力必然会大幅扩张的。
  
      “没错,我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掉蛮牛的。”秦朗平静地说道,“你现在势单力薄,蛮牛却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棋子,当然要好好加以利用。不过,现在不用将他逼得太紧,免得狗急跳墙。”
  
      “只是那些艳照,到底能不能彻底控制蛮牛呢?”韩三强又问了一句。
  
      “所以我让你把他的手枪拿走了。”秦朗淡淡地说,“这把枪上面有蛮牛的指纹,如果我们拿这把枪去干掉桑昆或者安德盛,或者任何一个人,你说会是什么结果呢?”
  
      “这笔帐肯定会算到蛮牛头上!”韩三强喜道,同时心头暗暗惊叹秦朗的计谋手段,简直太厉害了!有了这把枪和这些艳照,蛮牛就算是被他们套死了。
  
      韩三强哪里知道,秦朗可是老毒物的徒弟,老毒物是什么角色,不仅用毒的功夫厉害,连心肠手段也是无比狠毒,秦朗时常聆听老毒物的“教诲”,所谓名师出高徒,这计谋手段怎么可能差了。
  
      “秦哥,那桑彪呢?”韩三强又问,“他是桑昆的亲信,万一向桑昆告密呢?”
  
      “强哥,你艹心的事情太多了。这个就应该是蛮牛担心的事情了,如果蛮牛不想他自己的丑事败露,肯定就有办法让桑彪闭嘴的。”秦朗平静地说,“蛮牛能够混到现在的地位,我们应该相信他的能力,不是么?”
  
      韩三强再度叹服,此时心头他已经暗暗庆幸自己不是秦朗的敌人了。
  
      韩三强将秦朗送到了学校门口,快下车的时候,秦朗向韩三强道:“仔细查查安德盛的产业,我们要做好接管这些产业的准备了。”
  
      听了秦朗的话,韩三强心头大喜,如果真的能够接管安德盛的产业,他的势力无疑会大增的,甚至很快就可能成为夏阳市城南这一大片地区的老大。
  
      回到学校寝室之后,秦朗就开始研究安德盛的这些资料,从其照片来看,安德盛的确更像是一个有涵养、有风度的生意人,但这家伙眼镜后面,却有一双阴鸷的眼睛,绝对是狠辣阴毒之人。
  
      秦朗不敢小瞧了安德盛,老毒物给他这个任务绝对不是让他“惩恶扬善”这么简单,因为老毒物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
  
      要对付安德盛,秦朗就必须摸清楚安德盛的底子。
  
      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秦朗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纯美湾就是线索和突破口,只是从目前秦朗得到的信息来看,纯美湾会所似乎并未涉足中学女生的“生意”,至少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问题。安德盛这个人,看来的确是相当歼诈。
  
      但秦朗觉相信自己很快就会找到眉目的。
  
      ※※※
  
      星期天晚上,学生们都返校上晚自习来了。
  
      秦朗上了一节自习课就返回了寝室,开始继续冥想练功。
  
      没多久,赵侃这家伙就回来了,他是哼着小调进入寝室的,显然是心情极好。
  
      “赵侃,看来你这个周末过得很愉快啊。”秦朗暂时停止了冥想,下床向赵侃说道。
  
      “人逢喜事精神爽嘛!”赵侃一脸春风得意地样子。
  
      “什么好事情?”秦朗笑着问,“捡钱了?”
  
      “比捡钱都爽!”赵侃将背包扔在自己床上,然后露出神秘的表情,“哥们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星期二晚上,我准备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嘿……”
  
      “什么好地方?”
  
      “纯美湾!”赵侃嘿嘿地笑着,笑得真的很贱。
  
      “纯美湾会所?”秦朗疑惑地看着赵侃,他觉得赵侃是不是在开玩笑,因为赵侃家里面虽然有些钱,也不可能给钱让他去纯美湾这种地方消费啊。
  
      纯美湾,简直就是消金窟。
  
      “行啊,你初来乍到也知道纯美湾是个好地方!不过,这地方当真不错哦,听说纯美湾的绝大部分妞儿都拥有高学历,当真是才貌双全、又纯又美……”赵侃都快要流口水了。
  
      “听说过,只是你真的要去?”秦朗问道。
  
      似乎看出了秦朗的疑惑,赵侃把着秦朗肩膀嘿嘿一笑:“这是我爸给我的十八岁生曰大礼包。哥哥我马上十八岁了,总不能还是顶着个处.男的光环吧?所以我老爸这一次放宽了我的消费额度,让我去纯美湾拣个年青的清纯点的,直接破了处.男真身,也免得以后老惦记这点破事,‘曰后’一心学习、开创事业!”
  
      “你们父子真牛!”
  
      秦朗冲着赵侃竖起了拇指,这两父子的彪悍作风真是不服不行。不过,秦朗也知道,这是因为赵侃母亲去世得早,所以这两父子才跟脱缰野马似的没人管理。
  
      “不过,你叫上我是什么意思?”秦朗说,“难道你还要让我去当见证人,逢人便说‘我可以作证,赵侃同学某年某月某曰在纯美湾破身,我亲眼所见’?”
  
      “没错,是打算让你当见证人,但却是互相见证。好兄弟,都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想你八成也是处.男,干脆一起去破了,反正也是花我爸的钱不心疼。而且,寝室别的人,他们都被高考绑架了,绝对没这胆量陪我去。”
  
      赵侃鼓动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哦。我爸说了,纯美湾这种地方虽然价格高,但是保证清洁卫生,里面的妞儿定期体检,不用担心‘中毒’。”
  
      “唉,既然是好兄弟,我就要劝说你几句了。”秦朗摆出一副苦口婆心地姿态,“首先,感谢兄弟你的美意,不过我可不想将真身就这么随便给破掉了,这简直划不来啊。要说在古代,童子鸡破身,不但不用给钱,反而还能得个大红包——”
  
      “丫的,你省吃俭用的心思也不能用在这地方啊。”赵侃打断了秦朗的话,“你要是觉得亏的的话,我找人给你联系一个专吃童子鸡的富婆,保管你得一个大大地红包,就怕你看到对方的脸,立即早.泄了。”
  
      “反正,给你庆祝过生没问题,真身不能随便破了。”秦朗坚持原则地说,“何况,你不是说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么?”
  
      “精神恋爱和**造爱是两回事!不过,你如果真不想,兄弟不会勉强你的!”赵侃笑着说,“就怕你到时候忍不住——不说了,我现在都忍不住了,我先去洗手间练习练习……一撸解千愁啊!”
  
      “省两发子弹,别到了星期二的关键时刻不给力了!”
  
      “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举头望明月,低头独自撸……快使用双节棍,撸!撸!撸!撸!”片刻之后,洗手间里面响起了赵侃独创的“撸之诗”。
  
      秦朗不禁摇头叹息,心说赵侃这家伙真是极品,不过这一次正好跟他去纯美湾见识见识,看看安德盛这老狐狸究竟在搞什么名堂。